孤獨的南半球

關於部落格
這兒集中我們在南半球生活和旅遊的文章
  • 474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塔斯馬尼亞之旅:晚餐與黑錦羊, Dusty

晚餐席間,聊了許多我與Peter之間的故事,「這麼說來,你與Peter都是Black Sheep(黑綿羊)了!」Glenda開懷地笑著說。Glenda的性情開朗,似乎一笑,旁人就會被感染。Peter早年負笈到義大利學習指揮,是音樂家,也是藝術家,但在家族中算是特異分子。他年輕時是一位中學教師,不斷進修精進,最後成為大學的院長。在六○年代裡執著於音樂研究的澳洲人並不多,英文中的黑綿羊一詞指的就是這樣的特異分子。他們與我聊過之後,也覺得我是一隻黑綿羊,或許是因為年輕時讀的是電影,也曾不顧一切想當導演。不過後來他們聽毓琦講述十八歲到西班牙求學的經歷、小高負笈到台大讀書時其實不諳國語、明琦讀的是森林碩士時,「原來在座的全是黑綿羊!」他們笑著說。

我們一邊吃著Glenda精心烹調的義大利美食,一邊聊著彼此的故事。Doug與Glenda已經結婚三十七年了,有個美滿的家庭。幾年前他們彼此從工作單位退休,退休之後的生活似乎更為繁忙。Glenda每天幾乎都有參加課程,橋牌、音樂、刺繡……等等。Glenda在餐後便將最近完成的刺繡傑作展示給我們看,那的確是難得的經驗,原來Glenda不但精於廚藝,連刺繡也非常擅長。

當晚我們一直聊到星辰已經高掛了還意猶未盡,Doug與Glenda的家在夜晚更像是童話中的森林小屋,林中的天際縫隙裡微星正閃爍著。我們最後乘坐Doug的車回到荷巴特,那時市容也像是繁星點綴的銀河,似乎在荷巴特裡閃爍的星光遠遠超過十二萬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