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孤獨的南半球
關於部落格
這兒集中我們在南半球生活和旅遊的文章
  • 476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坎培拉(中):What's on, Tris


新國會大樓


這不知算不算是坎培拉的地標?無論在那兒, 新國會大樓都很好找,因為它位於Lake Burley Griffin岸不遠的一座小山丘上。坎培拉,基本上就是沿着Lake Burley Griffin而興建的市鎮。舊國會大樓是位於新國會大樓的正前方,與Lake Burley Griffin彼鄰,澳洲政府官員辦公的地方如此山明水秀,不知會不會讓太多國家的官員嫉妒?

無論是新或舊的國會大樓,都是免費開放讓群眾進去參觀的。我們參觀的時間並沒有遇到澳洲總理在開會,可是裡面的服務人員真是有禮到不行,有問必答,態度很好。同時說明書也有中文版(但好像是簡體版的),不過,他們遞給我英文說明,我也認為okay,因為Lee嚴重地討厭看到簡體字。

在我們參觀當天,很恐怖地發現圍繞我們四周的全是大陸旅行團,雖然雪梨也有不少的大陸團,但感覺真是沒有在坎培拉的集中與明顯,除了在國會大樓,只要是景區,遇到的,看到的,全是大陸團,難怪在某一座美術館,我們被認為是那些大陸團的一團。我們在想:大陸人是怎樣了?怎麼每團都跑來坎培拉?他們是不是有首都情結?

當然,很多是我自己在胡思亂想。坎培拉,與北京早就締結成為姐妹城市,所以,在坎培拉市四周,掛着揚揚的北京奧運旗子,讓人錯覺上還以為今年的奧運是在這兒舉行。而奧運聖火在澳洲唯一的一站,亦只在坎培拉(Lee還一直說怎麼可能不來雪梨,而事實上就是這樣子嘛!),由於今屆奧運前遇到西藏事件,聖火在歐洲起跑時遇到的抗議者特別多,所以澳洲的華人也有動員到坎培拉護聖火,在網路上沸沸騰騰,讓這次聖火傳遞搞得實在太政治了,也讓人完全忘了什麼叫奧林匹克精神!國際奧委會還一再解說,可是,那些人會在乎嗎?

澳洲是一個獨立國家嗎?今天是沒有多少人會懷疑這一個事實,但事實上,英女皇依然是澳洲名義上的領袖,而不是澳洲總理,所以,澳洲至今都一直希望推動走向共和體制,實現真正獨立,而現任總理則承諾希望帶領澳洲走向共和,但是否真正實現,還需看公投的結果,就是澳洲人民對英國是否還存一丁點的依戀,但除着澳洲新移民的有色人種愈來愈多,共和體制應該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由於澳洲與英國的關係一時三刻不可能劃清,所以,在澳洲的行政單位,政府部門,及市井之間,依然可找到濃濃的英國味,及近代英女皇的身影,在新國會大樓中,就有一座伊利沙伯II女皇像,這座女皇像還是吸引了一些遊客為它照相,我們在研究這一座女皇像的時候,剛好有一對老夫妻要照相,Lee又開起他無聊的玩笑,說:"She's my friend.",沒想到那位老太太才是真正的幽默,答說:"Really? she's my sister......"

不過,聽Yvonne說,她在觀景台與那位冷面笑匠守衛的對話也很好笑。她很好奇在遠處一座山上的建築物是什麼地方,她就跑去問離她最近的一名守衛,沒想到那位守衛真是惜字如金,回了她一句,"他知道"就沒有下文,讓她有點傻眼,Yvonne回來就一直跟我們說那名守衛到底有什麼問題?我們則笑說,這守衛還真酷...


澳洲國家美術館

離舊國會大樓不遠,也是免費入場參觀。在澳洲,美術館幾乎是免門票的,不知道原因,但這一點我們很喜歡。澳洲各美術館收藏的作品雖沒有歐洲如此讓人熟悉及價值性高,但在澳洲政府努力推動藝術文化下,澳洲的近代藝術,成績是有目共睹的。

而在美術館內的特展,則是需要特別收取門票的。我們去的時候,剛好展出莫內(Monet) 的作品,因為在巴黎就已經看過,所以,很高興不用特別再花錢看,雖然這確是很有價值的展覽。這時候就會比較羨慕法國人,然而藝術,我一直認為不是必須品, 它只是生活品味的極致表現,可以提升一個人的內在修養與素質,雖然大多數時候還是看到很多表裡不一的藝術家,可見,其實是沒有絶對的。


琉璃手工廠

這是Lee堅持要去看的景點,因為ANU有琉璃課程,成績還相當優秀,可是不知與這家工廠有什麼關係?反正他想去看,我們就過去看看。

這一家工廠展覽的作品其實不多,但展出的作品都很有特色。這一家工廠最特別的可是琉璃製作展出,只要是開放時間,都可以到他們的展示場看琉璃製作的過程,並且如果還想嘗試製作的話,也可以參與他們的簡易課程。


澳洲國家博物館

坎培拉還有一個很有趣的是,這兒除了美術館,博物館也免門票。

澳洲的歷史這麼短,我常奇怪他們的博物館到底要展出什麼?在墨爾本的,看的幾乎全是自然生物,讓我都以為進了自然生物館;在坎培拉的,是比較多元,可是我還是有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

參觀美術館與博物館,需要的一定是時間,當然還有少不了興趣,否則,在這麼龐大的展出品中,要品味其價值及看它標示的說明,我想有些人應該是覺得很無趣吧。

不記得是誰,好像問了我們一句:美術館與博物館有何不同?

不知會有人認為這是小學生的問題嗎?那就換個角度問好了。請問<<蒙羅麗莎>>應該要放在博物館還是美術館?又請問< <清明河上圖>>應該要放在博物館還是美術館?知道答案的人心裡一定會在竊笑,這有什麼好問的?是呀,這有什麼好問的,若果把這兩樣東西移到去美術館,應該也不會有人認為是放錯地方吧?不過,我比較會想到的是就算放錯了,應該也不會有人計較吧?

讓人最計較的,莫過於明明是別國的東西,則用不正當的方式竊取,而最後居然成為該國的珍藏物,真是讓人不齒到極點。


黑山觀景台

這就是Yvonne要問那名酷守衛的地方。這個觀景台,可觀看坎培拉的全景。

Yvonne說到了一個地方,一定要「登高望遠」,所以,我們就帶她去登高望遠一下,作為她向坎培拉的道別眺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