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孤獨的南半球
關於部落格
這兒集中我們在南半球生活和旅遊的文章
  • 476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租住房屋糾紛經驗談, Tris


印度人是二房東,在入住前我們雙方都沒有簽任何合約與協議,只在付訂金的時候他寫了一張收據給我們,由於沒有任何協議,Lee就在退租前兩星期跟他說我們 要搬走,當時,他也沒有向我們表示什麼,直至我們在隔天一早要上飛機前的那個晚上,約晚上十點多,那時我們正要準備把行李寄放在Lee的一個同學住處,他 才拉着Lee去談,弄到他的同學也打電話來問我們發生什麼事,我才去找他們,他們兩人站在陽台上聊,我一看就知道氣氛有問題,問Lee發生什麼事?Lee 才說印度人要扣我們一星期的押金,原因呢?他說是因為我們沒有在三星期前跟他說退租,並且印度人說Lee答應替他找住客,也沒有找到,而Lee說他只答應 幫他問問朋友,並沒有說一定會幫他找,然後印度人又說我們騙他,因為他之前問我回台灣多久,我回應說約三至四星期,可是Lee跟他說回去兩個月(雖然我不 明白我們回去多久跟他有什麼關係,Lee說兩個月,其實也沒錯,因為我們確是約兩個月時間不在雪梨,包括我們已訂好回後馬上又到紐西蘭的機票,可是我不認 為我們去紐西蘭要跟他說。),凡此種種,他就是要吃定我們的押金。

怎樣也好,我和Lee最無法接受的是我們在兩星期前己跟他說退租,有兩 個星期的時間,若果他有任何問題或不滿,為何不能在兩星期內找我們談,一定要等我們上飛機前的那個晚上?他才說不會退還全部的押金給我們,那不就是吃定我 們那時對他真的沒有辦法!突然發生這種事,當時確實也不知可以怎樣處理,我們唯有答應讓他扣掉一星期的房租,但我們的條件是他必須在一個星期內把剩餘押金轉回到我們的帳戶內,當時他亦一口答應。

可是說實在,發生這種事後,我認為他幾乎就是"人格"破產,雖然我不相信他會把剩餘的錢還給我們, 可是既然他答應了,我們就決定回台灣後先觀察,再看看如何處理,果然,一星期內完全看不到他答應要轉進我們帳戶內的押金,Lee就嘗試透過網路發簡訊到他手機,及寫e-mail問他原因,但他就像從人間消失一樣,完全不理我們的詢問。我們知道,他是打定主意要吃掉我們全部押金。

在回到雪梨後,我們仍趁到紐西蘭的兩天空閒中,打了幾通電話給他,可是他在第一通接到是Lee的電話後,就掛掉,然後就一直不接Lee打的電話,可見這不是我們的錯,他愈逃避我們,表示理虧的是他。從紐西蘭旅行回來後,我和Lee已達成共識,這個虧我們一定要討回來,最重要是這口氣我們嚥不下。有時想一想,我認為那個印度人真是過分,怎麼會吃掉會回來的人的押金?同時我們又知道他在那兒上班,又與Lee在同一所學校讀書,搞不好,走在路上都會碰到,這樣子,不尷尬 嗎?

Lee寫了一封信到他的公司,那個印度人才回Lee的e-mail,說我們搬出來後,他發現地毯很髒,然後用他的計算方式,最後說可以還多少錢給我們,當時我們討論他的計算這麼差,居然可以當會計,我們還幫他糾正以他的計算方式的正確數字;他還給我們另一個選擇,說我們可以回去清潔地 毯,重點是我們搬進去的時候,他就一直跟我們說房地產都沒有管理房子,地毯及很多東西壞掉也不派人來修理,所以,這本來就是我們搬進去就已經存在的問題, 為何是我們要負責?而且我們離去時有叫他檢查房子,是他自己親口說"no problem"的,所以要我們回去幫他清潔地毯,他實在想得太美!後來,Lee去找他們學校的律師約談,看我們可以如何處理,那個律師就給了我們一個很 重要的訊息,就是他不是真正的房東,他無權要求我們負一些不是他範圍可要求的事。我們回應會向他採取法律行動,他居然回信說"我們就去告他吧",之後,那 個印度人又回覆不回應不理睬的態度,我們在想既然他都叫我們去告他了,那我們就好想看看澳洲的法律是否真的可以讓人如此無法無天!

在澳洲,可能這種事實在太平常,所以很多學校內有提供法律諮詢,Lee就與學校聘請的律師約談,然後,根據律師的提點,完全按照法律程序,正式向上一任二房東 --印度人提出申告,當然,也不是沒有花費,但幸好這種小糾紛並不需要正式開庭,所以費用也不是很多,可是這樣子耗損下來,最損的仍是我們的心力與精神。

從入稟法院,到整個訴訟過程,律師跟Lee說會非常耗時間,又會很煩瑣。我們原先還認為那個印度人最少會給我們一點回應,結果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害我們在猜,他是否也搬走?否則有人接到這類法律信函會完全沒有反應的嗎?不過,Lee說這已經跟我們沒有關係,我們要做的全部做了,反而是他自己放棄了辯解的機會,所以在三個月後,庭也不用開,法院就正式裁決我們勝訴,法院開了一張執行令,由Lee提供給法院的那個印度人的帳戶,強制他設置的帳戶銀行需把欠我們 的錢還回給我們,可是,需要跑到他原本開戶的銀行,同時那間分行也不知如何處理,最後強制令居然是寄到墨爾本的總公司,等了約兩三個星期後,才收到從墨爾 本總公司寄來的支票,可是真是有夠倒霉的,他的帳戶內居然不夠還我們追欠的錢,所以等待完墨爾本總公司的回覆後,我們決定再選擇別的追款途徑,後來決定選擇從他工作的公司把欠款追回來,可是這又需要法院重申一次的執行令,最好笑是因為約一個月都沒看到什麼消息,Lee只好再跑一次法院,法院居然漏掉送出他的執行令,並且法院後來還出現一個小錯誤,他們忘了叫Lee再一次宣誓,所以Lee又要多跑法院一趟。

很少一個城市像雪梨一樣,常常讓我們覺得又好笑又好氣的!不論是公司或政府單位,行政不單沒有效率,還常常出錯,一開始,是訝異,現在基本上也習慣了,但還是不太能接受。這一點,也是我們一直無法喜歡雪梨的原因之一。

而我們的房屋押金糾紛,也弄了半年多,一毛也沒有少,全部從印度人那邊拿回來。但這個經驗讓我們知道,雪梨的房屋陷阱隨處都是,說實在也防不勝防,最後, 只好一再提醒自己警惕又警惕,很多房東也是一開始很友善,後來還是龜毛得讓人受不了,其實不住在一起還好,住在一起的話真是看運氣吧;而房地產一般是只要沒有讓他們出租的房屋受損,押金是比較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若有東西受損,東扣西扣後,拿回來也沒多少錢,弄不好還要賠更多的錢......而如何介定受損?又是另外一門學問。

總之,我相信無論是房東或房客,各自有自己的立場,可是必須要在合理範圍,至於如何介定合理?就要看遵守法律規定的多少,房地產一般大家認為比較有保障, 是因為雙方都必須共同簽訂一份很正式的合約,而合約的內容厚到跟一本小冊子沒什麼差別,字又小得可憐,像Lee就很討厭看這些又小又密密麻麻的字句;至於私人房東,則要看遇到的如何處理,合約寫得愈清楚的,其實對雙方還是比較有保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