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孤獨的南半球
關於部落格
這兒集中我們在南半球生活和旅遊的文章
  • 47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巧合的巧合(上), Tris


會見面,是由於我們要去買他們賣的腳踏車。從外表和口音,我們完全猜不出他們是那裡人,加上晚上街燈又暗暗的,更猜不出來,可是男的聽到我們講中文,就問我們是不是中國人?他說他是中國人,我還疑惑地看着他,因為他說中文的口音就像一個外國人在說中文,讓我有點不太相信。後來他說他是新疆人,我還猜是少數民族嗎?結果也猜錯。有時也不知是否年紀的關係,反應好像愈來愈遲鈍,包括在跟別人對話的時候。

後來不知怎樣聊到音樂,我們就想起在大陸旅行時認識的一些也玩音樂的國內朋友,他就說那個圈子很小,搞不好他會認識,我們其實一開始也不相信那會有這麼巧的事,但我們還是把朋友的名字說說,結果居然其中有一個真的是我們共同認識的一位朋友,而且還是他的法國老婆先認識的。嚇了我們一跳,所以多說了幾個特徵,想確實證實是否真的同一個人,沒想到每說 一個特徵幾乎就是愈肯定,尤其是當他老婆把照片給我們看的時候,那人根本就是唐煒。

唐煒是我們在四川四姑娘山旅行時認識的,因為我們與他當時的一個好朋友同車,然後他租店子的房東太太也跟我們同一輛車,我們下車時他的房東太太就問我們要不要住房子,由於那個地方一下車時就覺得好偏僻,所以認為跟去看看也無妨,然後就在那兒住了下來,因而認識了唐煒與小韓。唐煒與小韓的共同興趣是旅行及登山,尤其是唐煒要在那兒開一家pub,一開始我們問他怎會想開在這麼偏的地方,後來我們也了解到他的選擇是正確的,因為在城市開pub的問題實在太多,四姑娘山雖然位置偏僻,但仍有固定的遊客,加上生活在四周的藏族人天性還保持着十分憨厚,我們每次出去吃個飯,就至少跟店家的藏人聊上兩三個小時,那樣的日子讓我們在離開的時候還真不捨。除了旅行團,也愈來愈多喜愛登山者前來,唐煒說在那兒讓他認識到更多的志同道合,我們完全相信。

我們離開四姑娘山時,剛好唐煒與小韓也要出發走中甸,我們就一起乘車,可是他們要一路趕往稻城,而我們在中途還會停留一些地方,於是就在丹巴告別了。告別後,當時我們身上攜帶的手機儲值也正好用完,一路到廣西才有我們用的儲值卡在賣,所以我們的手機在這段期間可以說等於"no work"狀態,大陸的手機是雙向收費,預付卡必須要有儲值才可以接收或打出。原先一直也覺得沒怎樣,直至我們不敢相信我們在麗江居然會再遇到,才知道他們在稻城時有打電話給我們,因為他們說在稻城時找到一家又便宜又很好的旅館,同時也想找我們一起合租車到亞丁,就是因為我們在稻城找不到人合租車,所以我 們雖然到了稻城,但依然放棄了亞丁,當我們知道這件事後,我們真是恨死我們當時的手機儲值用完。

然而,麗江的再相遇,也讓我們好興奮,也因為他們,在那兒又認識了小虎與大陸,及中途被我們抓住硬拉他跟我們大伙一起住的達吉。我第二次到麗江,感覺已跟第一次完全不一樣,一別兩三年的麗江,這次看到更多的遊客及更多的商業化,所以可以說沒有第一次時如此喜歡。不過,第二次因為有他們這一班朋友,在麗江的短暫相聚中,每天都好難忘。在麗江的日子 中,每一天我們都沒有任何計劃,只是起來後看看誰要一起去吃飯,吃完飯後又各自做自己的事情,有什麼新發現晚上大家就像開分享大會,總是分享不完,所以一 聊就是聊到清晨三四點,而我們女生亦總是第一個受不了的一兩點就要去睡覺。若剛好有大家一致要去的地方,大家就結伴同往,但每次回來後又會禁不住臭駡一頓當地政府不合理的收費,我們在想下次要不要先派個人或養隻聰明的鴿子去收集收集情報,這樣大伙兒就不會白花這種冤枉錢。

不知是否特別愉快的相聚,離別時就特別不捨!麗江分別之後沒有再刻意的相聚,只是我們一直深信:有緣的話,我們一定會再相聚的。或許我們的朋友,也會因為我們而再相聚在一起,誰知道呢?

小柯和小龍與我們,就是在這種奇妙的巧合下,在遙遠的南半球,我們也認識上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